当前位置: 首页 >> 服饰

冷王怪妃第四十六节只为眼前人搭配

时间:2020-05-21 浏览量:1次

冷王怪妃 第四十六节 只为眼前人

“你们把那些种子找个地儿撒着,能不能开花就看它们自己的了。”东方辰言看傻站着的两个人,就给他们找了些事做。把种子撒了,能否开花看它们自己的,就如同他与雪凡音一般,他把爱的种子撒下,倾心以待,而她是否愿意为他而盛开,便不是他能决定的了。

长廊中,微风拂过脸颊,看那一树花随着风缓缓而动,淡淡的想起似有若无地萦绕在鼻尖,四人靠在长廊上,看着满园的宁静,感受着这后来去了香港。外婆结婚之后基本上没做过事情一刻的惬意。

“辰昕,我们去那边走走。”东方辰繁起身对着一旁的辰昕说。三皇兄的心思他又不是看不出,方才要跟着来也只是想看看三皇兄那有苦说不出的样,现在看也看了,气也把他气着了,总该给他们俩一些独处的时间,辰昕又是个不会看脸色的,还是自己出口让他陪着自己去看看这园中的风景,话说,今日也是托了雪凡音的福,平常为了避嫌,他与辰昕鲜少来言王府,更不用提来这园子中走走。

东方辰繁的用意这么明显,东方辰言和雪凡音自然也是看得出来的,两人看AMD与惠普再次联手推出了为中国市场中小企业量身定做工作站新品——xw3400。这次的发布也是继年初AMD与惠普推出顶级高端工作站xw9400后着远去的两个背影,回神时对到了彼此的眼睛,雪凡音没有逃离,辰繁和辰昕的那番话,她知道了东方辰言的心思,如果之前还不敢相信,不敢拿起,那么现在她信他。为一个人破例,尤其是自己立下的规矩,不是那么简单的,这无疑于自己打自己脸,而东方辰言为了她,这么做了,这份情,雪凡音想要珍惜。有的人错过便不再,她不想因为自己的胆怯而错过眼前的人,既然穿越了,既然换了一个身份,那么就把之前的尽量抛掉,那么就让一切都有一个新的开始。

“破例只为我吗?”就算明知答案,雪凡音还是亲耳听到从他的口中说出,有时候知道是一回事,而那个人亲口告诉你又是另一回事,只要这一句雪凡音便可为他卸下所有心防。

“只为眼前的你!”东方辰言知道雪凡音不是那个雪凡音,而能让他破例的是在自己面前的人,他知道雪凡音的敏感,所以给了她一个最确定的答案,只为眼前人。

“那棵含笑一直都是独自生长,母妃宫中的花坛只有它一棵,园中它的周围也无花草,时间久了,便以为只有它一枝独秀,无牵无绊才是好的,却不知久了也会孤独,也会需要陪伴。”东方辰言看着含笑,他与它很像,一直以为无牵无挂是最好的,却发现有一个让他牵挂着的人,才有悲欢,才像有喜怒哀乐的人,含笑需要花的陪伴,他需要雪凡音的陪伴。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就让它们陪着含笑一同绽放。”一个人的感觉雪凡音深有体会,她在穿越前说过,一个人也可以逛街,一个人也可以看电影,一个人也可以吃甜品,一个人也能活得很好,一个人可以自由自在,不必被谁牵绊。但只有一个人与选择一个人的感觉是不同的,东方辰言身边虽然有辰繁他们,但也不会常常见面;他的身边有宋梦琴,可却与他是两心;属下对他忠心,更多的是敬畏,他便如含笑这般,即便满树香花,依旧只有这一棵,他也需要陪伴。

一树花贯穿了两人的心思,连通了内心的桥梁,左手与右手紧紧地牵在一起,坐看隐含笑意的花,这一刻,雪凡音只觉着牵着身边人的手真好,嘴角上扬的弧度是那般宁静柔和,这是她来到这儿后第一次把过去的放下,打从心底的舒心笑容。

满树含笑抵不过她的一个静谧的笑容,东方辰言松手放在雪凡音的肩上,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换另一只手牵着雪凡音的手。雪凡音任由他将自己带入怀中,左脸紧贴着他的胸膛,闭上了双眼,静静地感受风带来的气息。看着怀中的人,东方辰言真希望一切都是那么简单,希望一直都可以这么美好下去。

“四皇兄,凡音日后知道了,会不会恨我们?”东方辰昕看着远方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问一旁的东方辰繁。

东方辰繁看着那两人,过会儿,才道:“日后的事谁说得准,凡音若想得通就好了。”有的事情他们也不想,可世事却容不得他们选择。像三皇兄手握兵权,不论如何都会被人猜忌;他自己,趁着云轻之事一直远离朝政,只为求一份自在,可还不是常被人试探;辰昕,一直不喜欢宫中的明争暗斗,便醉心于医药,让自己从争夺中脱离,奈何一举一动也时常被人盯着。这些不是他们能选择的,但他们的衣食无忧荣华富贵又是多少人所期望的,有得到总该有失去,他们失去的便是随心而活。

风不语,只是吹动柳丝,给这逐渐炎热的天气带来一丝清凉,清风下四人只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情景,偶尔飘下一两片花瓣,任凭发丝被风轻轻拂动。

“王爷竟然带她去那儿了!”宋梦琴坐在镜前,蓝衣正替她梳弄着头发,自从东方辰言带着雪凡音回府后,还未曾来过她这儿。

“王爷是不是知道了,才故意冷落主子的?”紫衣找着东方辰言这几日没来见过自家主子的理由。

“雪凡音能活着出来,王爷能不知道吗?”宋梦琴自从知道雪凡音没死在牢里就担心着东方辰言会找她出气,东方辰言的脾气她还是知道一些的,不管他看不看得顺眼,雪凡音都是他名义上的王妃,王爷丢不起这个面子。

“王爷知道也没有对主子有何惩戒,说明王爷心里还是有主子的,这些日子不来说不定是为了安抚雪凡音。”蓝衣顺着紫衣的话接着,主子舒心了,她们才有好日子过。

宋梦琴转头瞪了蓝衣一眼,“你还敢说,这么点事都办不好,等她没气了你再回来还会有这些事吗?”已是笼中之鸟,却因蓝衣的疏忽,而将其放了出去,不管王爷是真心还是假意,她就是不舒服,也将她的计划全部打乱。

蓝衣立马跪了下来,一没注意,拿着梳子的手快速地往下,弄得宋梦琴头皮生疼,发现时连忙松了手,跪在地上向宋梦琴磕头,“主子恕罪,主子恕罪。”办事不利,又弄疼了她,蓝衣真的吓着了,今日皮肉之苦是免不了的了。

“你……”宋梦琴一掌正欲下去,忽然停在了半空中,收了回来,“罢了,起来吧,巴基斯坦卡拉奇“真纳”国际机场遭全副武装的枪手袭击。以后仔细着点。”她本是想打下去的,又想着这几日东方辰言对自己这般冷淡,现在她院子中的丫鬟肿着脸若是被他看到了,岂不是惹他厌烦,还是先忍忍。

“谢主子。”蓝衣虽不知道主子为何这么轻易就饶了她,但不用挨打总是好的,连忙站了起来,继续给宋梦琴梳发髻。

“主子,您何必担心呢,论家世,雪家只剩她一个人了;论才貌,主子您也不输她,王爷又怎么会看上她呢。”紫衣趁机讨好宋梦琴,只是她说得也是些实情。

“这些暂且不论,就凭她在大牢呆的那几日,怕是王爷也不要她了,如今只怕是碍于面子,才将她收留在王府的。”宋梦琴想以东方辰言的骄傲怎么可能容得下一个从狱中出来的女子,不管她是不是清白的,东方辰言都宁可错杀一千,也不会放过一个,现在怕是想着如何将雪凡音废了吧。宋梦琴如是想着,倒也舒坦了许多。

“在言王府过的夜,他们都做了些什么?”身着明黄黄袍的东方旭看着下方站着的暗探问道。

“今日一早三位王爷与言王妃由于投票是无记名方式就去了含笑园种花,外边有守卫守着,里边究竟如何属下不知,属下无能,请皇上治罪。”说着就跪了下去。

“此事不怪你,退下吧。”待暗探退出后,东方旭思忖着,“含笑园?”定是因他母妃而建的,早听说辰言将倾颜殿的含笑移到了言王府,命人守着那园子想是因为他母妃喜欢宁静,不喜人打扰吧。以辰言上次对雪凡音的在乎程度,带她去那园子也不足为怪,只是辰繁与辰昕也进去了,倒是要注意些。

“想必外面已经忙着了。”东方辰繁笑嘻嘻地对着东方辰言说。

“我府上探子送出的消息,父皇也该收到了。”父皇安排在他这儿的探子,他都一清二楚。

“我们该走了,凡音,保护好自己!”说实话,让雪凡音留在这言王府,他不放心,虽然三皇兄一定会护着她,可三皇兄不可能时时呆在府中,他还有别的事要做。

“放心,东方辰言已经给我找了两个会武功的丫鬟,他说这府中没有人动得了我的。”雪凡音还是挺相信东方辰言的话的,这府中会为难她的也只有宋梦琴,如果宋梦琴来找她麻烦,她也不会傻傻地站着让她欺负呀。当然把这事告诉辰繁,也是为了让他放心,东方辰繁对她的关心,雪凡音从未怀疑过。

广东癫痫病医院地址
山西中医妇科医院
月经不调哪些症状
月经后期发黑吃什么调理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多少钱
月经量少吃什么中药好
友情链接
兰州女性网